冯海龙

联系我们

姓名:冯海龙
手机:18603091133
邮箱:18603091133@163.com
证号:14401200610631283
律所: 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阅江西路370号广报中心北塔17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借款纠纷> 正文

借款纠纷

中国构筑法制社会的现状,令人堪忧!

来源:佛山经济纠纷律师   网址:http://www.zjglsht.com/   时间:2015/9/25 11:20:05

震惊!又一起律师被法院工作人员殴打事件 辽宁律师网2006-04-2408:58:01.0 北京律师王令被天津市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在法院内殴打一事已经引起了全国律师、北京律协的关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就此还作了批示,广大的网民纷纷对此事口诛笔伐,媒体也纷纷发表深层次的评论文章时,无独有偶,四月十三日十五时三十分左右,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的办公室内,又发生了一起法院工作人员殴打高律师并撕坏律师衣物的恶劣行为。华律网此事连线高律师,目前正躺在医院的当事人向我们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如下:   四月十三日,沈阳市辽宁圣法律师事务所高凤泉律师,因沈阳市前进服装厂的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需申请再次再审到省高院信访接待室递交申诉状。高律师按照要求填写了《申请再审案件登记表》,等候接待。足足等了一上午也没人接谈。下午一时,高律师又到信访接待室处,等到十三点四十五分,接待室的铁门才打开。进入候访厅,看见隔壁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来访的数十人排队等候发“表”。有一位自称原先也是法院工作人员的上访者,走进办公室自愿地干起了发“表”的事。接近十四时的时候,信访办公室的几名工作人员(其中两人就是打人者)看来是才购物回来,其中一人手提一个纸袋,袋里放着一个鞋盒,另一个则提着塑料袋。   信访接待室里,有人咒骂,有人报怨,总而言之,都说信访接待室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不好。高律师等到十五点二十五分左右,有人提醒,一天没人喊你和你谈,是不是你填的“表”没有转过去。高律师遂到窗口处,果然发现有很多张“表”放在那里没有转给接谈人员。就请窗口的工作人员(穿米色衣服,身体稍胖,打人者之一,事后得知叫董世勋)给查一查。这位工作人员忙于打手机,理都不理。再三催问,才又冷又硬的回答:“我不给你查!”,“哪有时间搭理你们这伙人!”话语里充满高高在上的霸气,和对上访者的轻蔑!高律师用手指着那些“表”,就被其打了一下手。高律师与其辩驳几句后,转而去敲信访办的铁门,欲找其庭长反映这位工作人员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问题,有的上访者嫌高律师敲的不响,告诉高律师应使劲敲,并替高律师敲起来。敲了一会,无人应答,无奈,高律师只好到信访接待室要求见庭长。信访接待室的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稍瘦的(事后得知叫马跃)说:“找庭长上外边去。”高律师说:“外边哪有庭长?”然后,穿黑衣服的就用手抓住高律师的衣领,另外两个人也上来拳打脚踢,当时就把高律师打倒在地,然后三个人一起把高律师拖到了过道走廊处殴打。高律师爬起来,他们都上来不让高律师站起来,连续三次高律师站起来往外走,他们三次都连打带拖,揪头发,掐脖子,不让高律师出来。殴打持续了十多分钟,高律师的皮夹克左袖被撕破,毛衫被撕坏,衬衣的扣子被撕掉了三颗,眼镜也被打掉在地,摔坏了。   高律师及助理报警后,这三个人给省司法厅打电话反诬高律师“无理访”。让司法厅来领人,并对警察说高律师砸坏了他们的门。警察带高律师及证人准备去派出所作笔录时,他们还不让高律师走。想扣留高律师,只因警察不同意才没有得逞。   相关处理:   到了皇姑区龙江派出所,警察向高律师作了简单地询问,还没对证人进行询问,所长就告诉不管,这事让法院处理说是派出所和法院有协议,发生在法院的打人事件由法院处理。之后,把高律师及证人拉到了省高法门前就不管了,高律师要求见省高法监察室的负责人反映情况,门卫说监察室不接见,只接收材料。此时已接近十七时,没有办法,只好等到明天。   四月十四日,高律师将连夜写好的《紧急报告》交给了其所在的辽宁圣法律师事务所,该所另行起草了一份《维权报告》连同证人证言及物证照片一起送交给沈阳市律师协会请求维权。同时,高律师还给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向肖声院长寄发了《紧急报告》。   比北京王令律师还不幸的是,王令律师被打,天津警方还受理了案件并出据了告知书,可沈阳的警方却对打人者不传唤,不讯问,对报案不受理,不履行自己的职责,反而让法院处理打人事件,这一事件不仅反映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办公室工作人员的流氓作风,也反映出了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龙江派出所有法不依,故意放纵打人者的官官相护的丑恶嘴脸,如此“公”“法”两家,百姓夫复何言?   中国构筑法制社会的现状,令人堪忧!

电话联系

  • 18603091133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