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海龙

联系我们

姓名:冯海龙
手机:18603091133
邮箱:18603091133@163.com
证号:14401200610631283
律所: 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阅江西路370号广报中心北塔17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欠款追讨> 正文

欠款追讨

天津市红桥区某某物流配货中心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

来源:佛山经济纠纷律师   网址:http://www.zjglsht.com/   时间:2014/4/3 10:18:29

  核心提示:法院确定的本案争议焦点:原告和两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和原告主张数额的计算依据。下面法律快车合同法编辑为您详细介绍。

  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9月和10月,xx货代出具出口货物委托书,委托大通国际办理四票货物的海运出口手续,四票货物分别为:1、提单号“EAS427Z504”、船名MARE DORICOM、航次V0427E,xx货代确认费用为美元2250、人民币为1855元;2、提单号“GOSUXNG854259”、船名PHILIPPINE STAR、航次043S,xx货代确认费用为美元2200、人民币1854元;3、提单号“GOSUXNG854257”、船名QWGDAO STAR、航次046S,被告xx货代确认费用为美元800、人民币655元;4、提单号“EAS429Z505”、船名MARE DORICUM、航次0429E,被告xx货代确认费用为美元1085、人民币985元。大通国际完成了xx货代的委托,并于2004年12月21日开出抬头为xx货代的发票四张,金额为人民币57,915.5元。

  另查明,2004年9月20日xx货代与某某物流签订货运代理协议书,双方约定,某某物流委托xx货代办理货物出口运输事宜,付费方式为月结。某某物流应在开船日起30日内将所有费用结清。某某物流支付给被告xx货代海运费共计人民币20,000元。

  〔当事人争议的主要问题〕

  大通国际诉称,2004年9月和10月,xx货代向大通国际发出“出口货物委托书”和“定舱通知单”,分别就四票货物委托大通国际进行定舱托运。大通国际接受委托后完成了委托事项,并垫付了海运费等相关费用。xx货代就所托运的四票货物向大通国际出具“海运出口运费确认保函”,保证在所规定期限内向大通国际结清所有款项。

  xx货代与某某物流之间于2004年9月20日签署货运代理协议书,由某某物流委托xx货代安排货物定舱等工作。涉案四票货物由某某物流委托被告xx货代定舱托运,某某物流出具了“付费确认书”保证支付全部费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某某物流应当与xx货代承担连带责任,向支付全部款项。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xx货代和某某物流支付拖欠的海运费、港杂费、文件费、码头作业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57,915.50元及利息损失。

xx货代未应诉答辩。

  某某物流在庭审中辨称,1、某某物流与大通国际公司之间没有直接的业务往来,既不构成合同关系,也没有债权债务关系,列某某物流为被告不成立,大通国际请求某某物流和xx货代承担连带责任也不成立;2、某某物流与xx货代有直接的业务关系,即合同关系,可能因合同履行发生债权债务关系,但与大通国际没有关系。某某物流与xx货代的债权债务和大通国际与xx货代之间的债权债务是不一样的。某某物流和xx货代之间的债权债务尚不明确,因此不能替代xx货代偿还债务;3、某某物流和xx货代之间的债权债务并不明确,且债务数额应小于xx货代和之间的债务数额;4、大通国际提交的涉及某某物流的证据不真实并经过篡改。综上,被告某某物流不应向大通国际承担责任。

  法院确定的本案争议焦点:1、原告和两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2、原告主张数额的计算依据。

〔法院判词〕

  天津海事法院认为,本案系海运委托代理合同纠纷。xx货代委托大通国际办理海运货物的出运事宜,大通国际与xx货代存在货运代理合同关系,而且xx货代对运费数额和付费时间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大通国际与xx货代的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大通国际依据xx货代的委托办理了四票货物出运事宜,履行了货运代理人的职责,xx货代作为委托人,应依约履行给付义务,xx货代应支付大通国际海运费用人民币57,915元及利息损失。大通国际与某某物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某某物流无义务向大通国际支付费用。且大通国际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在与xx货代订立货运委托合同时知道xx货代与某某物流之间的代理关系,因此,不应适用《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的规定,本院对大通国际要求某某物流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xx货代给付大通国际海运费用人民币57,915.50元及其利息;驳回大通国际对某某物流的诉讼请求。

〔评析〕

  一、货运代理合同属于委托合同

  代理是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在现实生活中运用非常广泛。委托合同是委托人与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关系,规范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内部关系;代理是受托人代表委托人处理事务时,与第三人发生法律关系的权利,基于委托人单方授权的法律行为产生,规范委托人、受托人与第三人的外部关系。以代理人是否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与第三人进行代理活动为准,把代理划分为直接代理和间接代理。

  我国《民法通则》严格的将代理确定为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在代理权限内与第三人为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直接归属于被代理人的直接制度。我国《合同法》在委托合同中对原未被我国立法认可的间接代理制度做了规定。《合同法》第396条的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

  委托合同,是委托人与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置委托人委托的事务的民事法律关系;代理则是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的行为。代理与委托合同中受托人为委托人处理事务一样,都是为委托人服务,二者在此处极为相似,但其实两者的区别甚重,根本区别在于:

  1、代理属于对外关系,存在于本人与代理人以外的第三人之间,不对外就不成其为代理;而委托合同是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对内关系,否则不成立其委托合同。|||

  2、代理关系的成立,即被代理人授予代理人代理权属于单方的法律行为,而委托合同为双方法律行为,即委托合同法律关系的成立,需有受委托人的承诺,若受委托人不作承诺,委托人就不可能委托其处理委托事务,则委托合同不能成立。

  3、代理包括委托代理、法定代理、指定代理等三种类型;而委托合同是由双方当事人基于相互信任的基础而约定的合同关系,受托人通过通过委托合同取得的代表委托人处理事务时,与第三人发生法律关系的权利,是委托代理权,与法定代理和指定代理毫无关系。同时委托合同还适用于代理制度以外的不涉及第三人的经济行为和单纯的事务行为,法定代理和指定代理都不能适用。

  航运实务中的货运代理合同,是指货物收货人、发货人或其代理人委托货运代理人处理有关货运业务的合同。它约定的是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对内关系,因此货运代理合同属于委托合同。

  二、大通国际与某某物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就本案争议而言,即合同关系),也不存在转委托合同关系,某某物流无义务向大通国际支付费用。这是本案的难点。

  从本案的事实和当事人争议来看,涉案的四个集装箱货物,首先是由某某物流委托xx货代定舱托运,xx货代又委托大通国际定舱托运。因此产生两个委托合同关系,一个是xx货代与某某物流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另一个一个是大通国际与xx货代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某某物流与大通国际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

  xx货代委托大通国际办理海运货物的定舱托运事务,大通国际与xx货代存在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是显而易见的。大通国际依照xx货代的委托,为其办理了货物定舱托运事务,并垫付了海运费等相关费用,而且xx货代对运费数额和付费时间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受托人为处理委托事务垫付的必要费用,委托人应当偿还该费用及其利息。因此xx货代应当偿还大通国际垫付的海运费等相关费用及其利息。

  大通国际与xx货代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也是明显的,但由于该合同的双方当事人起诉,因此他们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不属本案审理范围。

  某某物流与大通国际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但涉案货物是由某某物流委托xx货代定舱托运,在该委托合同(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中,xx货代是受托人,其处理货物定舱托运事务的行为是受某某物流的委托进行的,该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最终应当由某某物流承担。而xx货代又委托大通国际定舱托运,某某物流是否应对xx货代的行为承担责任?

  应从合同的相对性和委托合同的法律属性两个方面来考察。

  1、合同是当事人之间设立、变更或终止债权债务关系的协议。作为一种民事法律关系,合同关系不同于其他民事法律关系(如物权关系)的重要特点,在于合同关系的相对性。

  合同的相对性规则主要包含如下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主体的相对性。所谓主体的相对性,是指合同关系只能发生在特定的主体之间,只有合同当事人一方能够向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基于合同提出

电话联系

  • 18603091133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